我国矿企境外并购基本现状及风险思考

发布时间:2010-07-25    文章来源:网络信息部
文章导读:据公开信息统计,从2008年1月到2009年上半年,我国矿业企业境外并购案80多例,涉及金额近300亿美元(这里的统计内容不包括石油天然气等油气类并购案)。

一、我国矿业企业境外并购基本情况

  在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的经济环境下,中国矿业企业海外矿业并购较为活跃。据公开信息统计,从2008年1月到2009年上半年,我国矿业企业境外并购案80多例,涉及金额近300亿美元(这里的统计内容不包括石油天然气等油气类并购案)。我们将这些矿业企业境外并购个案按并购主体、涉案金额、并购矿种、资金流向、并购对象国别及地区、并购方式等几方面进行了统计分析。总体来看,并购目标矿种以金属矿居多,非金属矿次之,煤炭行业相对较少。不少能源煤炭行业企业,如大唐、中煤能源等,虽然没有实际并购案成交,但都在相关媒体面前表现出了对外并购意向,并声称目前已在商洽中,有望在今年内达成协议。

  二、我国矿业企业境外并购特点

  1.并购主体及涉案金额

  在不完全统计的80多例并购案中,我国矿业企业境外并购的主体70%多是大型矿业公司。其中主要以中国铝业、中国五矿、湖南华菱、武钢、鞍钢、中钢集团、中国神华集团、云南锡业集团、中金岭南、金川集团等大型国有控股集团为主。

  涉案总金额约为300亿美元。其中,大型矿业集团公司的并购案值占80%,非国有控股企业的涉案金额占20%左右。这些企业的境外并购资金来源十分多样化,有国有资金,也有从A股募集的资金,还有从银行和基金融资等多种方式。

  2.并购案中以铁矿居多

  我们以被并购公司的主营矿种进行统计,在不完全统计的80多例并购案中,并购企业感兴趣的矿种主要是铁、铜、铅锌、铀、黄金等贵金属矿,按并购的活跃程度,大致可降序排列为:铁矿石→黄金等贵金属→铜和铅锌矿→铀矿→稀有金属→非金属。

  其中,以收购铁矿山居多,占总并购案的20%左右。其次是黄金等贵金属矿,占13%左右。再次是铜矿、铅锌矿,各占9%左右。铀矿也是较为热门的矿种,共有4例并购案,占总并购案的5%左右。再次就是一些稀有金属,如钦、镍、锰、钨、钻等,各占4%左右。最少的是非金属矿产,主要是铝土矿和光卤石等,各占不足3%。

  3.并购资金倾向铁、铜、黄金

  我们以被并购公司的主营矿种进行统计,伴生矿以主矿种进行统计,其中意向投资均未列人其中。从资金流向来看,有40%左右的资金流向了铁矿山。这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中国铝业收购英国力拓公司(力拓公司的主营矿种为铁矿石)。第一次是在2008年2月,中国铝业以140.5亿美元从公开市场上收购了力拓公司12%的股份。第二次是在2009年2月,中国铝业欲以195亿美元的雄资将其在力拓的持股比例增加至18%,但以失败告终。2009年7月中国铝业再次参与力拓的配股,目前以15亿美元保住了其力拓大股东的地位。

  流向黄金等贵金属的投资资金约为30亿美元,占总金额的4.5%左右。收购铜矿山的资金大约为50亿美元,占总涉案金额的近7%。专门收购铅锌矿的涉案金额约为17亿美元,占总金额的2%。铀矿的4例并购案中,涉案具体金额难以精确统计,就已知的情况来看,涉案金额在1亿美元以上。稀有金属的涉案金额约为10亿美元,占1.5%左右。非金属矿的涉案金额约为10多亿美元,占涉案总金额的2%左右。

  4.并购资金近一半流向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资源大国

  笔者以被并购公司的总部所属地进行统计,若一个公司存在多个总部或在不同的国家同时上市,则按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所在地进行统计。在不完全统计的80多例并购案中,并购资金主要流向澳大利亚、加拿大等资源大国,其中澳大利亚有29例,加拿大有13例,加起来占涉案总数的一半左右。这两个国家撑握的全球矿产资源较多,其矿业公司手中不仅控股有本国领土内的矿山,还有很多在中南美洲、非洲国家的矿山。

  其次是南非国家,共有9例。其次是南美洲的巴西、秘鲁,由于这些国家许多矿山的控股权都在英国力拓、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的矿业公司手里,因此要想获得这些国家的矿业开采权仍然是从澳大利亚等国家的矿业公司手中购买。再次是老挝、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蒙古、缅甸等亚洲周边国家。其他还有一些,欧洲主要是挪威和德国的矿业公司。中东有阿富汗艾克娜地区的铜矿。铀矿主要投资国是独联体的哈萨克斯坦及澳大利亚和南非。

  5.并购方式以参股为主

  并购方式可以分为参股、控股和投资开设公司自主经营三大类。以参股的方式并购项目,并购的股权不超过50%,这种方式投资风险较小,但对于企业的经营控制话语权不足。控股的方式并购项目,收购的股权从50.1%至100%完全收购,完全自主经营,风险较大。在不完全统计的80多例并购案中,85%的矿业企业获取矿产资源的方式为部分参股的方式。控股乃至完全收购的情况只有9例,占涉案总数不足12%。还有少数企业选择合资在当地开设矿业子公司,购买权业权进行矿产资源勘查开发活动,这样的企业大约占2%左右。

  三、境外并购存在的挑战

  金融危机给我国的矿业企业带来了空前的机遇,同时也带来很大的挑战。

  挑战之一首先来自国际舆论的压力。由于我国矿业企业多数都拥有国企的背景,在他们涉外进行矿产资源并购时,首先面临的是来自投资所在国从政府、企业、社区民众到媒体的各种压力。除了之外,我国在海外并购矿山也对日本、印度等资源需求国构成了一定的竞争压力,日本也有媒体声称中国大举海外资源并购会影响日本企业海外矿产资源的占有份额。因此,国际上有关我国矿业企业海外并购的争论不休,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国矿业企业国际化的前行步伐,将本来一件很简单的商业项目人为地复杂化了。比如,虽然我国不止一次地通过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出希望外国政府对中国企业持开放态度,但2009年9月我国武汉钢铁集团旗下的澳大利亚子公司欲收购澳大利亚Plains公司Hawks Nest铁矿石项目50%股权,由于该项目位于澳大利亚伍默拉军事禁区附近,澳大利亚国防部还是以威胁安全为由提出反对意见。

  挑战之二来自信息不对等的风险。由于我国矿业企业对国外当地的矿业法、矿业投资环境、文化等方面获得的信息不对称,存在着“吃得下去无法消化”的困难。

  挑战之三来自后续投资衔接的风险。在金融危机的持续影响下,世界经济增长前景黯淡,全球资本流动将进一步减少。如果并购后企业运转不畅,后续资金又无法顺利衔接,即便是并购成功了也不能说就完成了国际化转型,因为缺乏可持续发展的能力,也有可能像日本20世纪90年代初出现的大举海外并购风潮一样,纷纷以亏本撤回而告终。

  挑战之四来自融资渠道不畅,配套支撑体系不健全等,使我国的中小企业、私营企业的矿业国际化发展速度受到制约。而只有私营企业真正参与到这个市场中来,才能实现矿业企业国际化的真正繁荣。

  四、几点思考

  1.思考之一:我国正在成为推动国际矿业发展的重要力量

  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格局正在重新洗牌,虽然欧美等发达国家正在试图通过建立环保标准、生态标准等新的贸易壁垒来重新领跑世界,但以发展中国家为代表的新经济体正在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力量,在国际上发挥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按照联合国贸发会议的统计,发展中国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2003~2007年间增长了近30%。在美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正越来越成为外资的新源泉,不论是通过其跨国公司实施的国际化战略,还是通过其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活动,我国有可能继续成为活跃的国际投资者,推动世界矿业继续向前发展。

  2.思考之二:我国的跨国矿业公司国际化进程仍将持续

  从2000年开始至今,我国的矿业企业经历了从走不出去到走出去的蜕变过程,积累了很多“走出去”的经验。同时也培养出了一些熟悉和掌握国际勘查公司通行运作规则的人才,提高了我国对境外矿业投资环境的了解程度。在全球经济格局正在调整的今天,矿业全球化趋势仍将延续,我国的跨国公司国际化进程也将在曲折中前行。

  3.思考之三:并购主体及资金来源将会更加多元化

  目前我国海外矿产资源并购主要以中国铝业、中国五矿、湖南华菱、武钢、鞍钢、中钢、中国神华、云南锡业、中金岭南、金川集团、紫金集团、中国黄金、山东鲁能等有实力的上市公司为主。由紫金集团等私营企业主导的境外矿业投资近年来虽然也很活跃,但总体的投资金额还是无法和大型矿业企业相比。虽然目前总体重不大,但较几年前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并且呈现出更为活跃的国际化发展趋势。随着全球矿业国际化的进展,我国的海外矿产资源投资主体必将像目前的日本、韩国一样趋向多元化,从国有控股公司到私营企业都会有参与,有矿业企业,也有行业外的投资集团、社会私募投资公司等。其融资渠道也会越来越广泛,将会以从A股募集到银行贷款到私募基金等等多元化的形式出现。

  4.思考之四:我国海外矿产资源并购的方式将会更加成熟多样

  目前我国的矿业企业海外并购的方式以参股为主,并购的股权不超过50%。控股乃至完全收购的情况只占涉案总数的不足12%。还有少数企业选择合资在当地开设矿业子公司,购买权业权进行矿产资源勘查开发活动。随着世界金融危机的缓和、国际矿业的回暖及我国矿业企业海外矿产资源投资经验的不断丰富,我国矿业企业涉足海外矿产资源的方式将会不断扩大,形式更加多样,将会从购买国外矿业公司到中小额参股再到与国外企业合作在海外建立子公司等等,在项目的上下流都有参与,投资形式将会日趋成熟和多样化。



相关新闻
网站管理:中国工商业协会网络信息部 电子邮箱:zggsyxh@126.com
版权所有:中国工商业协会